日渐崩坏の醉舞

APH√魔禁√通行止め√普洪√蛮骨√
(以后就在这里写下各种死蠢的脑洞了)

监禁生活十五题



01、犯罪者


       【咔啦】一声,厚重的铁门被打开了,【进去!】粗鲁的声音吼到,一个男人被推了进来,随后门又关上了。


         基尔伯特被开门声吵醒,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一头银发被抓的更乱了,绯红色的眼睛注意到了这个新“狱友”,借助通风口的光亮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金发的男人


【哟,你是本大爷的新狱友吧】


金发男子听到声音后抬起头,祖母绿色的眼睛看了他一眼【亚瑟·柯克兰】,愣了愣,脑海里立刻出现亚瑟的资料,亚瑟·柯克兰博士,居然是也犯罪者,嘴角勾了勾【本大爷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02、歌声


“Egy boldog pillanat nem más ,csak——”


     隐隐约约听到铁外传来清脆的歌声,旋律似乎有些耳熟,好像是一位陌生的女性声音,难道又新来人了?


【这个点了还有人唱歌?】


       基尔伯特抓了抓睡乱的头发,从床上坐了起来,侧着头朝铁门上的通风口望去,走道上白帜灯闪烁,但依然可以看清对面凹凸不平的墙上挂着的老式摆钟的时间【00:59】,配合着夜半的歌声不免觉得有些阴森的味道,


【柯克兰博士,你知道这里有时候会有灵异事件发生么】玩笑似的说出有些渗人的话题。

       

        对床的金发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祖母绿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小小的通风口,许久,才缓缓开口


【居然是她】


【谁?】


【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本大爷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思索间,外面的歌声却戛然而止了,这个房间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果然还是睡觉吧,晚安啊,柯 克 兰 博 士】轻快声音打破了这片死寂,也没注意对面人听到后面几个字阴沉下来的脸色。


基尔伯特直接往床上一倒,发出【咣当】一声,【这床也差不多该换新的了】想着,脑海中却还是挥之不去那歌声,


究竟在哪听过?



ps【因为这两题写的时间间隔太久很多地方都不太记得了,所以可能会有点接不上,再次为我的小学生文笔点蜡(°ー°〃)】


雨夜杀人事件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透过窗台望去,整个城市似乎已沉寂在一片雨色之中,灰蒙蒙的,只有大楼的灯光在雨中更显亮堂。

        灰色的天空上突然闪现出一道白光,苍穹如同炸裂一般,随即,一声闷雷响起,似奇怪的悲鸣叫嚣在这座城市,电闪雷鸣之间,有汽车缓缓驶去,仔细听似乎还有货物的撞击声,又是一道刺眼的白光,随之而来的雷声却变小了,如果说刚才的闷雷是愤怒的暴徒,那现在的就是低声啜泣的孩子。

           雨依旧下着……“毫无变化”
        
         “哈,哈”似乎是因奔跑而无意发出的喘息声配合着雨滴声在这空荡的小巷中显得异常清晰,前方的路灯也因大雨出现故障,惨白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在黑暗中却是迷途之人的指明灯。
  
踉踉跄跄地跑到路灯处,她停住了脚步,心中懊悔不已——

【早知道今天就不去什么聚会了,真是的,什么鬼天气害得我雨伞都没带!】

眼前的少女一副女子高中生的模样,长发披肩,化了点淡妆,只是因为下雨脸上的妆容花了,头发也被雨滴的湿漉漉的,原本姣好的面容也因此有些模糊不清了,从制服包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照了照,心中不爽加剧——

想自己在聚会上可是众人的亮点,如今却成了这副落汤鸡的模样,都怪这雨!

        “嗒,嗒,嗒”雨声中参杂着微弱的脚步声在渐渐朝女子高中生所在的路灯处靠近,这时少女还在将镜子上的雨滴擦抹干净想整理一下妆容,一不小心手没拿稳,镜子一个打斜,余光透过镜中反射似乎看到一个人影正在不远处。
      
         “啪嗒”物体掉落的声音在空荡的小巷回
荡,随即是硬物刺穿肉体发出的闷声,但这一切都掩盖在了雨声中,只留下破碎的镜子和不知名的腥红液体残留在湿滑地上。

       
          早晨,一群骑车的小孩从小巷中经过,带头的少年从自行车上下来——

【原来是这个卡住车轮了啊】

从地上捡起已经四分五裂的镜子观察起来

【你们看这是什么啊,红红的好恶心!】转头招呼伙伴们来看。

只是在他回头的瞬间,镜片上出现了陌生的人影,一身黑衣,唯有脸上的面具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刺眼。

#普洪#

#普洪#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在你生气时逗你开心,伤心时借你肩膀,曾经给予过你温暖,那么就算最后失去了,也不会是孤单一人……

          伊丽莎白合上手中的书,抬头看向火炉上方的相框,照片上男子绯红的双眼与她对视,一头银发依旧耀眼,脸上的笑容还是那般灿烂。从发丝间取下那朵天竺葵,放在手心里,仿佛上面还有残留的余温——

        “其实你一直都在吧,基尔。”

粉黑

              无论轮回多少次,我一定会保护你

——

             “滴答,滴答”熟悉的钟表声在耳边有规律响起,猛地睁开双眼,正对着苍白的天花板,转头看向床边经过涂改日历,衣袖被手指紧紧地捏住——

【啊,又回来了……这一次,一定要拯救你!】黑发少女再一次立下誓言,脑海中不可避免的浮现出与她相遇的场景。

       
             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温柔的人……

【我叫鹿目圆,你叫我小圆就好了,所以我也叫你小焰可以吗?】

那人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温暖的笑容可以把一切都融化般……晓美焰觉得自己的命运因为她的出现而改变了。

     
             如此废怯的她却被这么温柔的人拯救了,所以,就算为了圆和QB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也在所不惜,尽管身体已如行尸走肉一般,但是只要有她在——鹿目圆,自己唯一的朋友。

所以,即使被困在名为永远的迷宫里,也没关系……

       

            这次,该换我来拯救你了!

奇怪的三十题

奇怪的三十题

PS:会继续更的,这是较早之前的脑洞了,文笔略渣


1间接性亲吻



         他慢慢地品尝着手中的茶[还是小耀喝过的茶比较好喝呢!]抚了抚自己的唇,仿佛上面有他的余香。


2恋人的收集癖

 

        王耀在亚瑟的玻璃柜里发现了许多自己以前喝过的茶杯。


3交换肢体



            [小耀的眼睛真是好看呢,既然如此,就给露西亚好了,作为交换,露西亚也把眼睛给小耀哦]冰凉的手指在他的眼廓边轻轻地划动。


4永远都不会分开哦


          看着泡在福尔马林中沉睡着的人儿,他祖母绿色的眼眸里多了一丝深邃。【永远都不会分开了,耀】


5垃圾堆中的热恋

 

          [你这妖精,恩…][恩…啊…你…不是也喜欢么]亚瑟在垃圾堆旁听到了这些声音,迅速丢下手中的垃圾满脸羞红的离开,耀还在家等着我呢。


6我该如何命名



         他说,呐,你是我的小/布/尔/什/维/克哦。可内心有个声音一直在说:不,我不是布/尔/什/维/克。

           那么我是谁?我该如何命名…


7追逐与猎杀的游戏



           他疯狂地向前跑着,不敢慢下半分,听见身后传来软糯糯的声音[小耀不要跑了,不是说好要和露西亚在一起么]这声音在他听来犹如死神的耳语,他不能停,因为已经不能再相信任何人了,亲眼看着湾湾被菊的武士刀刺倒,温热的鲜血喷在脸上那种感觉,还有身后的人带着一脸微笑向他走来,嘴上说着甜言蜜语,纯白的围巾却早已染上那斑斑的血迹……

           他已经对一切绝望了,但这场名为追逐与猎杀的游戏却不会因此而停止,直到剩下最后一人……


BE三十题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这世界上有一种谎言,是以爱为名的。他想要他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所以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摧毁他这个人,把他变成跟自己一个样子。因为如果不那么做,他是永远都得不到他的……

2 反目成仇

你说,如果我不变强,你会把湾湾还给我么阿鲁……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基尔伯特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那个小时候的战友和奥/地/利的小少爷走向婚礼的殿堂,而自己却满嘴苦涩,无法说出内心的想法…

4 分手

雪依旧再下,回头看着后面的旧景“我走了阿鲁,反正你也不存在了…"

5 与爱无关

“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吧!"

“朋友…既此而已呢,阿鲁"

6 报复

“哥哥,好久不见…"

菊用刀指着面前的长发青年。

7 七年之痒

他厌恶他每天如烂泥似的躺着床上。

8 错过一世

眼前闪过一个淡黄的身影,他转头一看,喃喃道:“没有人啊,是看错了了么阿鲁…"

9 杀了你

手轻轻抚摸着面前人毫无温度的脸颊,替他擦去脸上的血污,舔了舔嘴角的血迹道:"小耀,要记得是我杀了你哦。"

10 一直都是骗局

“苏/维/埃,我要跟你解除结盟!" "诶,小耀,我们从来都不是结盟关系吧,你是属于我的呐"拿起面前的结盟文件,随手扔入碎纸机内。

11 抱歉,我不认识你

“湾湾,你终于回来了!"王耀一脸欣喜的看着面前已经长得亭亭玉立的少女。"你是?""我是王耀,你的老师阿鲁。""抱歉,我不认识你,而且我的老师是本田君。"

12 无爱亦无恨

“新娘伊丽莎白,你是否愿意和新郎罗德里赫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伊丽莎白抬头看了一眼脸无表情的银发司仪,“我愿意。”“好,祝你们百年好合,永纣同心。”男人嘴角最终浮上笑意,“你也要幸福。"她也勾起一抹笑容。

13 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

他抱着一把金黄色的向日葵来到他的墓碑前,轻轻放下,喃喃:"伊万,你这个骗子…"

14 从未相遇

“耀…耀君!"金黄色短发的粗眉青年叫住他,脸还有点泛红。“我们,没有见过吧?"毫不留情的抛下一句冰冷的话语,转身离开…原来,物是人非……

15 无知伤害

他把窗外的向日葵一朵一朵的拔掉。

16 我们都老了

他们早已忘记自己已存在了多少个世纪…

17 如果当时……

如果当时哥哥我好好保护你,或许就不会变成现在的结局吧…贞德…

18“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你现在过去简直就是去送死,那个美/国佬不会放过你的,你说过不会离开我…"伊万拉住面前长发青年的手。

        “是啊,但是对于你来说,他更重要呢阿鲁。"用力扳开紧紧拽住自己的手,王耀头也不回的走了…

19 痴人说梦

哥哥,我想得到你的全部…

20 玩笑而已

“亚瑟,你就是我的一切呢阿鲁。"望着他那如祖母绿般的眸子,王耀真诚的说。

21 梦里的圆满结局

“小耀,你好美"梦中的他得到了他的一切,包括他的心,也是属于他的…

22 厌倦

他早已厌倦他那副没有灵魂的躯壳。

23 粉碎性自尊

“小耀,现在的你连替我舔鞋都不配呢。"戴着围巾的男人笑咪咪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儿。

24 多余的人

看着里面热吻的两人,他断然的离开…

25 相思相忘

他一直在思念一个人,可是那个人是谁呢…

26 生离死别

“不要抛弃我,伊万。"跪坐在他的尸体旁喃喃道。

27 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我爱……你啊……小…耀"

28 “请回头看看我”

我一直在你的身后哦,小耀…

29 撕毁梦想

他亲眼看着这个有着祖母绿色般漂亮眼睛的男人将他的国和子民都毁了。

30 无爱者。

“苏/维/埃已逝,我是俄/罗/斯"他一直机械着重复着同一句话。

文风问卷 7.用悬疑的风格写一个cp的场景吧


        御坂美琴被奇怪的梦惊醒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突然有种违和感,有些警惕的看向邻床,少女睡得正香,嘴角还有可疑的水污,不时发出“嘿嘿嘿”的怪笑【原来没醒啊!】庆幸的拍了拍胸口,余光看见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直射向床头,光线中飘散着细小的光斑【那就出去走走好了。】

          第8学区的商业街上,天亮没多久,四周来往的人很少,几乎都是结伴而行的,看了看周围【太早了嘛?没什么人啊…】御坂美琴喃喃道,却还是继续向前走着,心中突然升出一种微妙的感觉,正思考着,听见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你们认错人了,哈哈哈……】然后又是一片嘈杂,等等,这不是那个笨蛋的声音吗?!转身一看,不远处某个刺猬头少年被几个小混混包围住好像在争执什么,啊真是不爽呢,褐发少女的发丝上一阵银蓝色的电流闪过【你们】“磁磁——”【在干什么啊!】

        【又跑了……】御坂美琴有些丧气地往回走,在自己教训了几个小混混之后,那个笨蛋就忽然跑走了,所以到底怎么回事啊?


2014年总结

今天是2014年最后一天,于是就来做个总结,因为是个画渣,不会cos的逗比,就没什么图来交换明信片啥的啦。

首先,感谢首页的大家能陪我到现在,虽然可能并没有过多的交流,但是还是感谢有你们的陪伴,有些是今年才认识不久的同好,希望今后也能一起喜欢下去,无论是APH,魔禁,LL,还是全职等等。

因为不太会说话,所以首页上挺多同好都还没进行深度交流,但还是感谢不嫌弃我是个baka的你们,还有一路走来陪我到现在的cp,谢谢【鞠躬

有幸能在那一天遇到最了不起的你们。
最后,因为要备考所以从过年开始一直到6月底都没什么时间刷微博了,能不要脸的求一句莫取关么x 考后再战!

然后就是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会更好,祝cp今后能开开心心,烦恼变少,能考上理想的学校,登上人生顶峰【什么鬼

一起加油吧 (๑•̀ㅂ•́)و☆

2014年最后一天,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w

#上琴#


【说起来,今天好像是我生日诶!】看着熟悉的日期,一阵沉思后,上条当麻得出结论【上条先生今天可以暂时摆脱不幸了吧!!!或许还能收到礼物。】抱着这样的想法,在学校不动声色的观察了所有人一上午。

结果【哈哈……果然没有人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干笑着,脑海里浮现出早上和蓝发耳环的对话——【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唔……是要开制服派对么?!】算了,还是自己去买点吃的随便过下生日好了,上条心想。

【买什么好啊……】完全没有头绪的在商业街乱逛,突然,背后传来耳熟的声音【别跑!】上条一愣,不会是哔哩哔哩又来找自己麻烦了吧,随即,手脚的反应更快已经动了起来。

【那个笨蛋!】橘发少女看着逐渐跑远的人,有些烦躁的跺了跺脚,一丝电流从发丝间闪过……

【终于追上了!呼——】【是哔哩哔哩啊…】上条停了下来,有些尴尬的转过头来,看着面前因追赶而面色泛红的少女——御坂美琴。

【抱歉抱歉,哔…御坂你找我什么事啊?】【先说好啊……才…才不是特意给你准备的,只是……顺便而已!】原本就泛红的脸颊变得更红了,从身后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盒子,递到上条面前,御坂应该不知道我的生日吧,所以……这样想着,伸手接过少女递来的盒子,仔细一看,上面贴着张小纸条:生日快乐!

【呐,生日快乐!】御坂美琴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你啊御坂……】不知怎么,感觉之前的失落感好像被填满了,是上条先生太缺爱了嘛…………开始胡思乱想的当麻被突如其来的问题打断了【如果当时没有去救妹妹们,或许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吧,你有后悔过么…】

似乎是想到什么,御坂美琴垂下头,神色黯淡下来【如果重新来一遍上条先生我也会这么做的!】听见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御坂美琴愣住了,反应过来时,脸有些发热【笨蛋…】

所以说,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